mere exposure effect

nothing more than one's life...
q
  • Archive
  • Random
  • RSS
  • Theme
  • 140326.

    也許是大家都修飾得太習慣
    包裝得太好
    又或許是我太笨
    才一直相信這世界應該比現實要美好一些

    我總是嘗試去思考背後因由去理解人性
    表現出來的行為,情緒都由其背後的價值觀主導和衍生
    這樣好像每種我不認同的行為都没那麼難接受

    只是,當有人每次用這樣的行為與情緒
    去踐踏我們的時候
    我很憤怒
    甚至是, 很輕易憤怒
    這對我來說是個惡夢
    是的, 生氣的是我折磨的倒也是我自己
    我也不知道這種情緒是什麼
    那甚至不是憎恨
    憎恨很費勁
    那些人一點不值得

    最怕就我一直逃不出這困局
    心情反反覆覆
    是否我反抗就會換得和平日子
    我沒有答案

    我是不習慣當黑臉
    不習慣吵吵鬧鬧
    但不代表我不會
    請不要得寸進尺

    P.S. 從没聆聽我講話的人
    我也没有義務回應你的訊息

    140325.

    K, 中午你說了好多故事
    我現在回報你一個:)

    事情發生在今天早上
    9點多10點, 剛好過了繁忙時間
    在地鐵車箱裡的人不多
    到了灣仔站
    一個少女, 一個老伯跟一個老婆婆走向車門
    老伯扶著拐杖一步一步走進車箱裡
    少女也進去了
    車門關上了
    老婆婆在外面猛揮手
    老伯還沒反應過來
    好幾個人已經急著叫他, 跟他說老婆婆來不及進車裡了
    他說她剛好沒帶電話
    其中一個男子提議他到下一個站去等她
    結果這個男子也去陪老伯等了

    這故事的結局是怎樣的我也不知道
    不過, 當那幾個人很立刻行動要幫助這個老伯的同時
    車箱有不少人也在留意著這事情的發展
    我相信有需要的時候他們也是會出手的
    香港的人並不冷漠
    只是都不是以本能去作出反應
    而是會把局面衡量得很清楚
    也很怕被人講說自己偽善或”博出位”
    希望行動是”適當”的而不會過多
    所以看到男子已經幫忙解決問題
    就不會插手

    男子這一類人在香港還是算少數
    可能會引起別人側目
    但卻不代表是有問題
    曾經在香港習慣了自己的問題自己要想辨法解決
    在旅行的時候
    很驚訝太多人習慣只要看到你有少許疑惑便想要給予幫助
    更驚訝於自己原來接受別人幫忙也需要學習與適應
    我們都習慣不去打擾別人
    為自己與別人留有空間
    但有時候兩個空間被善意接通也不錯啊!

    P.S. 如果不是你上星期問了阿姐那個很私人的問題
    我們大概永遠都不懂欣賞那些字體設計背後的巧思
    if you think i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why not?

    140324.

    雖然情況極少(!?)
    但有時候我也會很MEAN
    尤其是對著愚蠢得荒謬的人
    不過這裡的愚蠢不是指不夠聰明或無知的人
    而是指那些覺得自己聰明能幹
    卻自以為是到看不見, 也連很基本的東西都理解不了的人
    結果一直在問一些只要用過心都會懂答案的問題
    也一直在質疑別人
    我生命中實在認識夠多這種人
    對他們這個族群的耐性亦早已耗盡

    曾有人說過想當一個不顧別人眼光的人
    我知道他很在乎別人的眼光
    也許因此在成長路上有很多難關和制肘
    我並不想他成為那樣的人
    每個都有一個自負的時刻
    但謙遜卻不是人人都有的
    有些自負的人只委身於地位與權力之下
    那些只是既得利益和習性使然
    而人性中的很多美好, 
    是很輕易能被這些自以為是蠶食掉

    其實你真的很好了, 
    有一天你會看到的

    P.S. 今天我真該對某人說一句”read it yourself!”

    很懷念旅行中安定的感覺
    沒有時間的追趕
    也不需每刻在擠迫中掙扎
    可以在熱鬧的街中探索
    在安靜的海邊聆聽
    身心都不帶著負荷過重的行李

    上年有一天我們一起到了友人K的朋友
    在旺角鬧區的據點
    記得那天我們先去那兒安頓好
    輕裝上陣到樓下的街道逛了一圈尋找食物
    再回去一起吃, 一起玩遊戲
    那是全世界密度最高的旺角
    卻是熱鬧中帶著輕鬆與安穩
    但就只有那麼一次

    就算我躺在淺水灣
    感覺也不如躺在七星潭悠閒
    空閒的時間不多
    一到周末就要把所有要完成的事都排進去
    包括生活上的瑣事, 想吃的想玩的
    離開了島
    便是一天的開始
    每天要做的要做完才能回島上
    零碎的時間只得在街上流連
    很難找到不用消費卻能運用的場所
    最後不外乎都是連鎖咖啡店或是24小時營業的麥記
    這些都是難以建立安全感的地方
    只有店內的沙發增加了些微舒適感

    我們連一個獨立的房間都很難擁有
    地方狹窄得連自己都容不下
    呼朋引伴來自己的地方玩, 安靜的閱讀,聊天, 講秘密
    對我們來說都太奢侈了
    也許我們的生活愈來愈多只能用言語來分享
    卻更難共同體驗了

    P.S. 難道不出走就找不回那空間感嗎?

    今天下午
    友人L 發來了一個訊息
    "Went to XXX, no coffee chewing gum"
    XXX 是我爸工作的地方
    是一家中菜酒樓
    雖然有點”九唔搭八”
    但在我記憶中,
    小時候那兒的確是有咖啡味的香口膠出現過的
    那是一個香口膠還是扁扁一片的年代

    L 是一個我認得上20 年
    真正稱得上認識的時間卻只有11, 2 年的朋友
    我們小時候住在同一個屋苑 甚至曾住在同一座樓
    我卻早在我們成為朋友之前已離開那兒
    我們的家人一早互相認識
    小時候的照片有時候會出現L 和他妹妹的蹤影

    其實我並沒有跟L 一起到過那家酒樓
    甚至沒有曾經一起在樓下的公園玩耍
    只是基於種種原因
    我們的記憶有許多許多重疊的部份
    那些不是共同經歷
    卻曾經相同的生活細節
    有些都一起隨著時間逝去了
    其他的對我都是一個停頓點
    只存在於我的回憶中
    卻還流動於L 的生活中

    我還是慶幸有人跟我分享這些無關重要的微小記憶
    那種共鳴無可比擬
    或許這更像是個解不開的暗號
    只屬於那一個時空,那一代人的暗號

    P.S. L, 你應該慶幸我沒把你小時候的照片放上來:P

    晚上
    我站在中環海旁
    卻連應該近在眼前的尖沙咀都看不見
    天星小輪被一陣黑霧籠罩
    一路鳴笛一路慢慢駛到碼頭

    我早到了40分鐘
    坐上高速船想要回家
    船上一直廣播因為大霧關係航行時間需要延長
    窗外只有一片沒有層次的黑
    沒有一絲燈光
    也沒有海平線
    我開始覺得我到不了家
    30分鐘過去了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
    好像只有盲目的等待與不知所措
    我慌了.

    是的, 這幾天一直心情很反覆
    或許是那盞不該亮起的燈
    又或許是驚覺, 才過了3個月
    卻難捱得像過了3年
    理性上, 大部份事情都已經解決或是可以預見的
    應該可以安心
    但感性上,我其實現在才開始敢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止是這3個月,
    甚至是這一年, 過往幾年…..
    或再以前的時間
    一回想就沒完沒了
    也許有些事情就是這輩子都無法放下
    又或者只是我太空閒去想它

    然而, 世界卻也沒有空停下來等我
    已發生的一件一件發生
    被斬的被破壞的被剝削的被百般刁難的
    每一次都令人很泄氣很無奈很憤怒
    也有人說我太天真太感情用事云云
    說我看不情事情本質
    但事實是
    有些事情是不需大量了解和分析都可以分清楚是與非的
    比如黑箱作業, 政府就同一件事對不同對象的雙重標準
    比如一個牽連幾上千個行業,幾百萬勞工的協議竟然可以沒有審議打包通過
    就算它”合法” 也不代表它是公義和合理的
    更不代表人民要默默忍受
    而人愈要以為自己在保持理智和中立
    則只會愈顯得自己無情自私與想要置身事外

    黑暗的海上漂浮了60分鐘
    聽著rubberband與張懸
    終於到岸了
    但已經慌到胃痛
    上岸時前面有一個女人手抱著一個1,2歲大的小孩
    不知道是男還是女的
    頭髮卷卷的, 帶點紅的啡色
    他看著我
    我對他很勉強的笑了一下
    他卻笑得很燦爛
    還贈我一個很不正式的飛吻

    走到便利店
    買了一個蛋沙律卷
    卻沒有看食用日期
    希望它不會進一步破壞我的胃
    走過碼頭沒辦法穿過濃霧回看港島那邊
    天卻是清的
    有個斗大的月亮
    至少今天晚上它照著你跟我

    台灣,加油!

    P.S. 我是真的很想你

     不完美的完美.

    我是一個買東西很挑剔的人
    倒不是說我對那物件的品質有多嚴格
    而是只要有點點我不喜歡的元素
    就算其他部份我很喜歡
    我還是會把它放進我的拒絕購買列表

    而另一方面
    我也是一個很會拖延術的人
    想做的事可以放在心底幾年
    說到底也是時間管理不善之過

    今天終於把一直想造的布書衣縫出來
    還要是一次兩個
    第一個是藍紅直條紋的簡約風格
    有很多作書籤用的絲帶與蕾絲
    第二個是印花與水玉拼布的少女風
    還有小配件作點綴

    兩個布書衣都充滿了缺憾
    先不說我那拙劣的手工
    一個絲帶沒縫對位置, 
    摺回來的那邊不太穩固
    一個縫完尺寸小了, 剛好比書本要小一點
    這些不完美卻造就了我的完美
    為自己量身訂造的小物品
    貼緊了自己的生活習慣與品味
    不穩固的地方就將就著用
    小了的書衣就放更小的書
    因為是自己做的
    不再挑剔
    一邊提醒自己多練習,下次做出更好的作品
    一邊給了自己生活的彈性
    每次使用的時候想起自己的努力
    心情都會變更好呢:)

    ———————————————————
    reference link:
    Queen’s Zakka Q子の手作布雜貨
     - 【布教學】布書套



    青島的葉牡丹家中的葉牡丹

     記憶中的葉牡丹.

    在去青島以前
    我沒有印象見過葉牡丹這種植物
    在冬天的青島
    看見開得燦爛的她們
    一組一組整齊的排在地上
    讓我以為他們是北方的生物

    回來以後
    我再沒有在路上遇過他們
    直至在新年跟我媽去逛花墟
    買了這葉牡丹作襯花

    最近我的外置硬碟莫名其妙的死了
    裡頭的資料生死未卜
    青島旅行的照片只找回頭兩天的
    斷掉的回憶
    只好從這兩朵既相似
    卻又開得不太相同的葉牡丹

    連繫在一起…

    ———————————————————————-
    reference link:
    台灣大百科全書 Encyclopedia of Taiwan
     - 
    葉牡丹


    旅行不是儲印花換禮品
    不是把所有地方都去過就比較厲害
    同樣,人生也不是什麼都要做過
    只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事

    好久沒有
    這樣簡單而滿足的一碗上海麵
    沒有太鹹,沒有太飽
    更沒有胃痛出來搗蛋

    旁邊兩個小孩拍打著玻璃,阿姨阿姨的叫喚著
    我活像水族館裡的小魚
    被人觀賞著進食的過程

    而侍應姐姐的一句
    “不是阿姨, 是姐姐”
    著實令我感動

    "叫我姐姐~"

    “ Mom!!! Many cats here!  They look like Joe and Anna! ”

    —    A boy riding on a bicyle,  pointing at cats,  passing by.

    2014.01.001
    2014年1月1日零晨4點
    沒想到我14年聽到的第一首歌
    是方皓玟這個稍為jazz ver.  的 my盛lady
    好像是在告訴我
    除了堅強地走下去
    做我自己
    我又有什麼辦法呢。。。?
    誰都告訴過我
    沒有結果的事情再強求也是沒有結果的。

    完成一件事
    作出一個決定
    其實沒有那麼難

    只是太多時候我們的心都是如此搖擺不定
    沒有特別想要
    也沒有特別抗拒

    只是需要一個藉口
    一個機緣

    就這樣等啊等

    旅行的時候常常亂拍照
    一天拍個上千張相片絕對不出奇
    花草大樹藍天白雲大樹
    每餐食物餐廳佈置路上行人
    博物館展品古蹟廟宇教堂堡壘
    巷裡小店小橋流水
    不過拍到自己的不出十張
    而且都是差不多角度的無限自拍
    臉上不少痘痘,曬的又紅又黑
    頭髮亂成一團,衣服也輕鬆得過份

    大概旅行時就要自由自在做自己吧:D

    人嚇人(1982) - The Dead and the deadly

    今日等船太悶….
    YOUTUBE推薦左另一套神怪片
    人嚇人係另一套林正英做道士但無彊屍既戲
    不過都係同鬼有關
    雖然林正英比洪金寶仲要細幾年
    但當年28歲既佢就要做一個老人家既角色

    午馬自己導演既電影
    原來仲有套前作叫鬼打鬼(未睇過)
    佢係呢套戲整左個假鼻…好樣衰
    但佢個角色本身就係衰衰地
    而最後下場都係死左

    洪金寶個角色就係好人
    為左幫佢而死
    但好人有好報都翻生左:)
    同埋以佢既身型都可以咁打法
    仲要同空氣扮同鬼對打都幾厲害

    20歲既鐘楚紅真係好靚好有氣質
    本身大前部戲都唔見佢出現
    又做一個比人指腹為婚就死痴住洪金寶既女仔仲諗住係大花瓶既角色
    點知最尾無端端好重要要負責救番洪金寶
    仲要一個女子對打3個鬼差:O
    雖然佢唔係好多表情個種
    不過佢眼神入面的確有種堅定
    好吸引人

    至於壞人雖然惡有惡報
    但個許良美都死得太兒戲啦掛
    佢由頭到尾都似係壞人首領
    出腦又交哂戲扮好人
    但最後無端端要生仔就趺死左:O
    (最神奇係估唔到佢咩資料都冇
    好似只係做過呢一套電影)

    同埋究竟一開頭捉姦個段係做咩架….
    同個故事本身好似無關係咁既……

    雖然夜媽媽睇不過都唔覺得恐怖
    因為幾多笑位
    最正係紙紮鋪個2個員工(陳龍同另一個人)
    成日講錯哂D成語諺語再互相糾正
    真係睇完中文都進步唔少啊!!!

    12Older   →